一棵树

Hopes and Dreams and Determinations -_-

【SF】灯神与少女(短篇,致郁or治愈)

*灯神衫X人类女福,原作向,寿命论注意

*前面略OOC,结局会有解释

*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一个短打

*大概是玻璃渣


充满决心的人类少女在溪边浣纱的时候,捞到了一盏古铜色的油灯。

这盏油灯的花纹非常特别,根据她的母亲所说,那是很早之前,人类与怪物还在大战的时代里,怪物王国族徽的样式。

“你瞧。”母亲粗糙的手指抚摸着花纹上方的圆形,“这是预言中的天使,怪物们相信她终有一天会降临到地面上,将他们从灾难中解救出来。”

“天使是怎样的呢?”少女好奇地问。

“妈妈也没有见过天使呢。”慈祥的母亲蹲下身,摸摸少女柔顺的长发,“我想天使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母亲允许少女将老旧的油灯摆放在自己的房间中,少女捧着油灯,仔细擦拭,青绿色的铜锈被一点点磨尽,这盏有些年头的油灯逐渐显出当年的光彩照人。

在最后一层铜锈剥落的时候,一团气体突然从灯里喷出,少女吓了一跳,连连后退,手中的抹布因为慌乱而掉在地上。

可不等少女蹲下来去捡,那团气体便打了个响指,抹布泛着蓝光,颤巍巍地飘起来,落到少女手上:“下次可别再弄掉东西了,kid。”

少女拿着抹布,慌慌张张地说了一句谢谢,又忍不住好奇,打量着这团有些肥胖的气体,小声问道:“你是谁呀?”

“我是Sans,灯神Sans。”自称为灯神的骷髅模样的气体礼貌地向她伸出手,“你把我的灯擦干净了,作为报酬,我可以实现你的三个愿望。”

面对那只与常人不同的、惨白的骨手,少女犹豫了一下,战战兢兢地把手放了上去。骷髅的手冰冷而坚硬,可Sans轻轻地合拢手掌,以不会伤害少女娇嫩的皮肤的力道完成了这个礼仪。他抽回胳膊,将手举起来,咧嘴一笑:“契约完成,现在我是你的仆人了。”

“唉?仆人?”少女愣了愣,连忙摆手,“不、不用,我……”

Sans像是看穿了少女窘迫外表下的小心思,狡黠地眨眨眼:“别担心,做朋友也是没问题的。好啦,你叫什么?”

“Frisk。”

少女察觉对面的骷髅忽然陷入了某种情绪之中,她正想细细观察他的表情,可在那之前Sans已经换上了一副笑脸,声音轻飘飘的:“Frisk,这真是个好名字。”

“谢谢你。”少女脸颊微红,“那个,请问,要怎么许愿呢?”

Sans抓起她的右手,一闪而过的花纹和他手心里的一模一样。

他耐心地手把手地教她:“……像这样,双手合十,然后在心中默念你的愿望,我的灯便会替你实现。”

少女按照Sans说的合起双手,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于是世界里只剩下Sans手的触感。

“许好了?”见到她睁开眼,Sans笑着问,少女用力地点了点头,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Sans的手指拂过灯身,沉默良久,转身,表情有点奇妙地看向少女:“你许的愿望是想听那个天使的故事?”

“嗯!”少女认真地说。

坚定而毫无迷茫的眼神让Sans抓了抓头,这是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听过的最没有价值的愿望了。他想了想,斟词酌句、旁敲侧击地劝道:“kid,故事随时都能听,但愿望不可以随时实现,这是很珍贵的机会,许什么愿望都可以的哦。”

特意在“什么都可以”几个字上加了重音,Sans觉得少女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嗯,我想听天使的故事。”

可少女依然兴趣盎然并且坚持地看着他,Sans无奈地叹了口气,少女的纯真让他想要认输了。于是他笑笑,点头应允:“好啊。”

 

“这个灯,就像你妈妈说的那样,是很古老的灯了。那时的人类和怪物还在大战之中,最后人类胜利了,他们将怪物封入了地下。”

Sans摩挲着油灯的花纹,语气像是在怀念一位逝去多年的故友。他的声音和讲故事的方式很有魅力,让少女不停地催他快些讲。

“后来,一个天使掉入地下,她是和你一样年纪的女孩。她对怪物们表现出了博大的仁慈,接受了他们所有的优点和缺点,最终带领她的新朋友们一起回到了地上。”

少女支着耳朵,认真地聆听,见Sans在故事的关键处停了下来,不满地拽拽他的袖子:“结束了?”

“嗯,结束了。”Sans任由她动作,温柔地笑了笑。

“天使后来怎么样了?”少女不甘心地追问。

“后来啊……”Sans的眼神迷蒙了起来,“天使回到天上去了。”

 

Sans说灯神不能被别人看见,否则就会消失,少女也不去怀疑这话的真假。就像她做所有的事时那股认真的劲头一样,她将Sans的存在完美地掩盖了起来。

少女偶尔会带着油灯一起去上学,路上没人的时候,Sans会为她讲那些无聊的冷笑话和有趣的故事。

Sans的见多识广令她惊讶,少女很庆幸自己碰见了这位厉害的说书人。

其实Sans这样做是为了让少女不再许“给我讲个故事”那样没价值的愿望,他想要让少女知道这些简单的要求不需要动用许愿的能力也可以完成。

灯神肚子里为数不多的墨水都是些陈词滥调的故事,不过少女每个都很喜欢。

“……最后,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了。”

用悠长的音调完成了一个童话的结局,Sans好笑地看着少女发愣的表情,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怎么了,小公主?”

“我将来也要像您那样成为一个会说故事的人!”

少女抬起头,握紧双拳,眼中闪烁着决心的光芒。

“嗯。”Sans点点头,摸摸她的头发,“你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小作家的。”

 

“Sans,你骗人。”

灯神坐在床边,无聊地晃着脚。少女推门进来,她的怀里抱着一本书,封皮上写着《人类大使传记》。Sans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本书讲的是什么了,那个穿着条纹衫的人类女孩实在太过眼熟。

“我哪里骗人了?”他一边笑,一边拍拍床单,示意少女坐到他身边来。

“天使……天使明明死掉了……”少女的眼角还留有泪水的痕迹,声音带着哭腔。她刚刚读完这本书,被结局感动得泪流满面。

“……呼。”

Sans轻轻叹了一口气,将书从女孩手中抽出,放到架子上:“我说过了,天使回到了天上,她现在很幸福。”

“可你明明很难过。”

他的手顿了一下,转过身,看向目不转睛盯着他的少女,苦笑:“是的,我承认。作为她的朋友,她的离开让我感到悲伤。”

“那,Sans许个愿吧?”少女叽叽喳喳地提议。

“许愿?”

“Sans也帮了我很多忙,所以我要满足Sans的一个愿望。”少女摇晃着指尖,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要让天使从天上回来!”

她的手忽然被捉住,Sans捏捏她肉嘟嘟的掌心,在上面落下了一个吻:“不用,我有你就够了。”

少女的脸像一颗熟透的草莓,Sans低沉的声音太犯规了,她的脑子乱哄哄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好点了点头:“那……你想要实现什么愿望?”

“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长大,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后过完长命百岁的一生。”

Sans轻声说,眼底有少女读不懂的情绪。

“不算!这都是为了我好的!你自己的愿望呢?比如来一瓶番茄酱?”为了掩饰羞涩,少女大声抗议,手却悄悄反握住Sans的骨手。

她第一次遇到Sans时就是这样握住Sans的手,骨头的质感圆润柔滑,她想要一直这样永远地握下去。

Sans笑笑:“我的愿望就是你能好好的。”

与他第一次教导少女如何许愿的时候一样,Sans握住她的手,合上她的眼睛:“来,许愿吧。”

“嗯……”

少女缩在Sans怀里,小心翼翼地在心中把Sans的话重复了一遍。

“成功了?”她睁开眼睛,转头去看比她高了一点的Sans。

“是的。”Sans又捏了捏她的掌心。

少女看到Sans的表情好像很满足的样子,悄悄地舒了口气。不管愿望是什么,对她来说,只要Sans能开心就好啦。

在Sans的怀抱中安安静静地呆了一会儿,少女想起什么,问道:“我是不是还能许最后一个愿望?”

“对。”

犹豫了一会儿,少女问出这个让她胆战心惊的问题:“把许愿的机会用完后,你会不会消失?”

Sans也不隐瞒,干脆地点了点头:“是。”

少女将头埋进Sans怀里,声音闷闷的:“那我就不许第三个愿望了。”

灯神没有说话,无声地用唇碰了碰她的发梢。

 

一天,少女从学校里归来,床上没有吊儿郎当地等着她放学的骷髅,柜子上也没有古铜色的油灯。

“Sans——”

没人回应,恶作剧之类的更是没有。

书包掉到地上,少女呆愣了一会儿,转身跑了出去。

“妈妈!妈妈!”她一边跑,一边喊着。

“怎么啦,孩子?”

油烟味儿从厨房里传来,少女不顾呛人的烟雾,跑到母亲身边,仰头看着她:“那盏灯呢?”

“来家里的客人说那是古董,高价收走了。”母亲关掉火,耐心地蹲下身,看到少女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连忙说,“你很喜欢吗?对不起,妈妈不知道……”

问母亲要过客人的联系方式后,少女钻到房间里,心急火燎地拿出手机,一连按错了几次键。

“油灯?已经卖出去啦。”得到的回答却让少女寒心。

软硬兼施地磨了一会儿,少女要到了卖家的手机号码。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她坚持不懈地连着打了一个小时,对面总算接了起来:“你是问油灯啊,店家说货在运送的半路上丢了。”

少女愣愣地握着手机,从Sans失踪的那一刻起积攒至今的委屈突然爆发,憋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滚落下来。

 

在母亲的帮助下,少女一个垃圾堆一个垃圾堆地找过去,双手和裙子都逐渐沾上灰尘。

天慢慢黑了下来,两手空空的少女满身狼藉地坐在垃圾场里,哇哇大哭。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还剩一个愿望可以许,正要双手合十,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他们的对话:

“把许愿的机会用完后,你会不会消失?”

“是。”

冷酷而无情、直截了当的答案。

少女颤抖地抱住双臂,在凛冽的寒风中,眼泪快要决堤。

还未成年的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一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那样茫然无措。

她认为都是自己乱许愿的错,Sans明明警告过她了,如果要许愿就要许有价值的愿望……

看看她都许了些什么愚蠢的愿望!把机会白白浪费掉了!少女后悔不已,可世界上哪有后悔药吃呢?

一个念头忽然闪过她的脑海,少女咬牙,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试试这个不太靠谱的办法。

“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她默念着Sans给她讲过的故事中的台词,那些聪明的公主、勇敢的王子,总是有能力克服所有的困难,执起彼此的手。

这给了她力量,她相信他们能做到的事,她也能办到!

这个世界上不会只有离别和悲剧,等待她的一定是一个完美结局。

 

第一次在没有Sans的帮助下,少女双手合十,笨拙地学习着记忆中的姿势,在心中默念:

“我要和Sans永远地在一起。”

一颗流星恰巧飞过,带着长长的尾巴。少女抬头,看到这绮丽而吉祥的夜空,一切似乎都在昭示着一个美好的未来:Sans不久后便会重新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坐在床边,吊儿郎当地晃着两只腿,冲她咧嘴而笑,然后说一句好久不见。

希望和期待快要满溢出心头,少女编织着美好的梦,心脏轻轻跃动。

 

可Sans没有来。

等到少女按照愿望中所许诺的长大成人,结婚生子,Sans都没有来。

“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长大,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后过完长命百岁的一生。”

她这时才明白Sans当初为什么那么肯定地说“这是我自己的愿望”——因为这并不是少女想要的生活。

而是Sans希望她过上的生活。

他是什么意思呢?随随便便闯进她的生活里,又匆匆忙忙离开,给予了她幸福生活下去的权利,却又剥夺了她真正想要的幸福。

婚礼殿堂中,少女任由穿着西装的男子握住自己的手,眼神茫然地看向左侧,好像那里还有一个骷髅在看着她。

那位骷髅的牙齿无声地动了动。

“你不是她。”

 

是的,就算她再怎么像那位人类大使,甚至名字也一模一样,她终究不是Frisk,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女罢了。

而那个曾经懒到骨子里、在她面前却表现得格外温柔体贴、在最后一个愿望又罢工不干的骷髅,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从她的生命中彻底消失的呢?

因为对把她当作替身这件事感到愧疚吗?还是没办法看着“Frisk”又一次经历相同的命运,寿命耗尽然后死去吗?

少女不知道,她此刻只是由衷地羡慕着那位逝去的女子。

——被那么多人爱着,那么多人关照,真是个幸福的人。

 

后来少女去拜访了那位人类大使的墓地。

少女一袭黑色的丧衣,顶着和墓碑上的照片一模一样的脸,在地上放了一束雏菊,对这位曾经的伟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其实仔细看照片,她们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Sans也一定对此心知肚明吧。

为什么要将错就错的呢?

少女没敢去看在人类大使的墓碑旁边一座土稍微新一些的墓碑,转过身,逃跑似的离开了。

 

在那座墓碑后面,放着一盏古铜色的油灯。

——End——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