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Hopes and Dreams and Determinations -_-

【红莓XSwap猹】请不要对未成年人下手

*与@俄式布猫聊天聊出的脑洞,文笔超烂orz

*CP为Fellswap的Sans(男)和Chara(女)

*OOC!

*群宣!冷CP莓子猹的群,指路→489185292

*R15注意

 

从睡梦中惊醒,Sans抓住手边的被子,轻微地喘着气,看了一眼窗外,果不其然,又是半夜三更。

“哈……搞什么……”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咕哝着躺了回去,闭上眼睛,头脑却清醒得犹如白日。

这样下去明天上班会迟到的,作为皇家护卫队的队长,他决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他睡不着,一闭上眼,他就会想起那场让他浑身燥热的梦境的内容。

看不清面孔的女孩被他压在身下,好闻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他轻轻一动,女孩的嘴里便会发出的好听的声音。她似是在哭泣着求饶,又好像在催促着他加快动作,Sans分不清,但无论是哪种他都不会停下来的。他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天堂之中,被圣洁的赞颂歌包围。

然后Sans就这样浑身大汗地醒来了。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也不是第一次在半夜中醒来。Sans曾经暗搓搓地上网查了一下,被百科里关于“春梦”的解释雷得外焦里嫩。

比起这些,他更在意的是,这个梦的另一位主角到底是谁?

像是怕被戳破的某些脆弱的小秘密,每次Sans想要看清女孩的脸,都会被一阵若有若无的雾气包围。女孩的真面目像是一座遥远的山,看起来很近实际上却很遥远。

 

“……你这副样子是昨晚嗑药了吗。”

“你才嗑药了!”

出门碰见Napstaton实在是幸运E,Sans不想和对方说话,绕过之后匆匆离开。

他来到瀑布的哨站旁边,低头看了一眼水里的自己,浓浓的黑眼圈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在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我昨晚干了不可描述的事。”

……去他的。

Sans一把拍上脑门儿,也不去想作为一个骷髅他哪儿来的黑眼圈,在哨站的椅子上半蹲半坐着思考人生。

啪嗒。

他的额头被人弹了一下,Sans几乎条件反射地蹦起来,一个骨头攻击就要扔过去,却是面无表情的Alphys在看着他。

说是面无表情或许不太恰当,因为这家伙无论什么样的心情都是一副面瘫脸——简直和皇后收养的某个人类小孩一模一样。

“什么事?”Sans收回攻击,伸了个懒腰,腰间挂着的钥匙串叮叮当当作响。

“……”Alphys低头看了一眼Sans的钥匙串,说,“你睡着了。”

“……耶?”

Sans愣了愣,这才注意到现在的时间早就不是一开始的清晨——夕阳正在地平线上慢慢地沉下去。

“还有。”惜字如金的Alphys难得说这么多话,“人类来了。”

人类?什么人类?是有新的人类掉入地下了吗?

Sans满脑子的问号,可等不到他问个清楚,这位不善言辞的皇家护卫队中尉副官已经迅速离开了。

好在这个疑问在他推开自家房门的时候得到了解决。

Chara坐在别墅的沙发上,托着腮帮,吸着可乐,悠然自得的仿佛她才是这个家中的主人。

显然Alphys口中的“人类来了”就是指她。

红脸颊的人类女孩偶尔会来雪镇的骨兄弟家坐坐,当然,这要得到Toriel女王的同意。Chara和Sans以及Papyrus的关系都很好,三人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喂,那是我的!”在看到Chara手上属于自己的可乐后,Sans气急,他气势汹汹地走上去,想要抢过女孩手中的饮料。

触及Chara手上柔软皮肤的一瞬间,一股电流腾地从Sans的指尖窜到他的脊椎,他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可乐洒在了沙发上。

Chara没注意到Sans的异常,她晃着脚,朝平日里狂妄自大的骷髅做了个鬼脸:“切。”

可是她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

若在平时受到这样的待遇,Sans早就会不甘示弱地怼回来了,但他只是慌慌张张地说了一句“失陪”,然后一溜烟跑到了房间中,“砰”的一声关上门,让想跟上去一探究竟的Chara碰了一鼻子灰。

 

“呼……哈……”

仅仅是和Chara肌肤相触,梦境里的炽热感就又回来了。这种感觉对Sans而言并不陌生,他靠在门上,脱下裤子,正要手动解决,门外突然传来了Chara的敲门声:“Sans?你怎么了?”

女孩的声音动听而清朗,如果在这之上再附加一层色情的意味……

“Chara,唱首歌给我听。”

Sans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没脑子的话,他能够感受到门外女孩的怔愣,不由得一阵懊悔。

女孩的歌声在此时突兀地响起,或许是习惯了执行Sans的各种命令,尽管Chara觉得这个命令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地唱起了歌。

“唔……Chara……”

想起梦中女孩的呻吟,Chara的声音对Sans来说无疑是一发强力催情剂,他尽力压低声音,不想被门外的孩子听到,却情不自禁地呼唤起Chara的名字。

梦中人雾一般的面纱终于烟消云散,Sans可以毫不犹豫地确认,在梦里被他压在身下的女孩就是Chara。

那个对地下所有的怪物展现了仁慈的女孩,虽然调皮但却真心关爱着他的女孩,用瘦小的肩膀扛起了冲破结界的重任、带领大家回到地面上的女孩……充满决心的、美丽的女孩。

他到底为什么会对Chara有这样的冲动呢?Sans不明白,也懒得去想为什么。他不是靠脑子行动的类型,而是想到就会去做的行动派,在地下没有什么人能阻止得了皇家护卫队队长的欲望。

就像他看见Chara被别人欺负会条件反射地冲上去保护她一样,这一切都被归咎于本能,而Sans不想去思考这些行动背后下的真意。

比如,他其实对这位人类女孩抱有某种微妙的感情……之类的。

解决了生理问题,女孩的歌声也戛然而止,Sans推开门,脸上还带着因为情事未曾消去的红晕。

他整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心情,认真地开口说:“嘿,可以和我做吗?”

“……啊?”

Chara睁大了红色的眼睛。

 

“还敢吗?”

“不敢了。”

“认错吗?”

“认。”

Toriel抱着受到严重惊吓的Chara,声色俱厉地责备道。Sans耷拉着脑袋,上交了一份五千字的检讨:《关于意图对未成年人动手动脚的反省》。

那句邀请还没等到Chara的回答,他就被护子心切的Toriel一个火球打了个半死,接着蔫巴巴地被Toriel押送到王座处,控告他侵犯幼女未遂。

他怎么知道人类还分成年和未成年这么个东西啊!他怎么知道看起来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孩其实还没到十八岁啊!再说Chara如果不愿意的话他也不至于霸王硬上弓啊!

华丽的Sans陷入了骨生的最低谷。

或许是觉得Sans的这幅模样实在是太可怜了,Chara伸手,摸了摸Sans的头,换来了一个凶巴巴的瞪视:“干嘛?”

Toriel立刻吹胡子瞪眼:“怎么跟Chara说话的,嗯?”

“……抱歉。”Sans挠挠头。

其实Sans会生气是因为这个动作让他想起了Chara是如何对待他的兄弟的,他不太想让那双纤纤如玉的手触摸别人的身体——尤其是在对方是个男性并且和他一样是个骷髅的情况下。

当然,也有性情高傲的他不想被当成宠物对待之类的心理。

“那……什么时候可以?”他搓了搓手,神色认真。

“嗯?”

“我是说,Chara什么时候到十八岁?”

这句话中蕴含的暗示实在是太过露骨,女孩红了脸,将头埋在Toriel怀里面,而地下的女王更是因为Sans的直白而动怒:“住口!你这无礼之徒!”

“还……还有半年……”

意料之外的,Chara的声音闷闷地从Toriel怀里传出,女王愣了一下,而Sans则不满地皱了皱眉:“这么久?我恨不得现在就要你,甜心。”

“孩子,你说这个的意思,难道是……”Toriel不可置信地看向女孩,“你同意和Sans做了?”

Chara将脸埋得更深了一些。

 

“我听说了,还真是了不得的发言啊,Lord。”

闻言,Sans立刻瞪向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的Papyrus:“你这是赞赏还是嘲讽?”

“当然是赞赏。”Papyrus颤抖了一下,“我怎么会说对Lord不好的话……”

“那么你觉得如何?”Sans不耐烦地打断他,“关于Chara的事。”

Papyrus捏起下巴,做出思考的表情:“唔……我想她应该是愿意和你在一起的,不过,比起直接上床,Lord你也许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哦?比如,和她一起约会,吃顿晚餐,逛个街什么的。”

Sans不懂得如何追求女孩,这是Papyrus心知肚明的事。当然,他不会挑明这个事实,只会旁敲侧击地给他的Lord一些委婉的提示。

——因为什么都不懂、毫无羞耻感地说出“我想和你做”这样的话的Lord,也很可爱不是吗?

Papyrus托着腮,他不想打破Sans在某些方面的意外的纯真。

“约、约会?”

果不其然,连上床这种事都能一脸正直地说出来的Sans,却因为这种没有什么尺度的话而闹了个大红脸。

“唔。就是那个啊,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去做的事。”Papyrus干脆进一步挑明。

“喜欢?!”

听到这个词汇,Sans炸了,整个骨完全熟透,成为一颗真真正正的红莓。

“难道你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喜欢Chara的意思吗?”

Papyrus不由得在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Chara要是知道Sans连对自己的感情都没搞明白就邀请她做这样那样的事,大概会拿起高跟鞋对着Sans的脸就是一下吧。

 

“我、我们出门了……”

女孩紧张地朝Papyrus挥手,而Sans正一脸不耐烦地拽她:“不用跟蠢狗说再见!走就是了!”

“这样不太好吧……”Chara讪讪地挠了挠脸,但Sans显然没有顾及她感受的意思,砰的一声关上门。

今天的Chara穿了一件碎花裙,腿上是厚厚的丝袜,虽然在冰天雪地里穿裙子是一件很不要命的事,不过为了她的第一次约会,Chara豁出去了。

但显然这条碎花裙子只起到了反作用。

没过多久。

Sans一脸挫败地打开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没有Chara跟着,导致正在修剪家里养的小植物的Papyrus好奇地探过脸来:“怎么了,Lord?”

“我……我一看到Chara的嘴唇,就忍不住……”Sans捂住脸,满心的怨念,“啊啊啊未成年真的是好麻烦……”

视线注意到Sans胯骨处某个醒目的部位,Papyrus了然地点点头,指指楼上的浴室:“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等到浴室里响起哗啦啦的水声时,门再次被打开了。

这次进来的是Chara,女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到Papyrus之后两眼闪闪发光,如同看到了救星:“Papy!我好像被Sans甩了!怎么办!”

Papyrus原本正在浇花的手僵了一瞬,他窘迫地挠挠头,这个,他该怎么跟Chara解释好?说“Lord只是想跟你上床”……这样?

“咳。”他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撒谎,“别担心人类,Lord他有点害羞,刚刚他回来过一次,跟我说他不知道该如何和你相处。”

“啊、这样吗……”Chara轻轻拍拍胸口,长呼一口气,放下心来。

“……虽然这个不知道如何和你相处的情况可能会一直持续到你成年为止。”Papyrus咕哝着补充了一句。

“哎?”

Chara愣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Papyrus已经连拖带拽地把她拉出门去,然后轻轻把门带上,闭起一只眼睛,朝她比了个“嘘”的手势:“Lord快洗完澡了,你赶紧离开比较好哦?”

“为什么?”年轻的女孩不知所云。

“为了避免擦枪走火。”

“啊?”

 

Toriel温柔地抚摸着女孩的长发:“怎么了,Chara?”

“Sans最近都不理我……”Chara垂头丧气,“每次我一靠近他,他都像看到什么很嫌弃的东西一样迅速跑走,我……”

“什么?”闻言,Toriel抄起袖子,“你都没嫌弃他,他居然敢嫌弃你?”

“不,他并不是嫌弃我的意思,就是最近他有点怪怪的……”Chara连忙解释,“等等,妈妈你要去哪儿?”

“雪镇。”

等Toriel到达Sans的别墅后,自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Sans并不敢违逆女王,所以即使Toriel数落了他将近一个小时,他也只是垂着头乖乖地听着。

“那个……”Toriel离开后,Papyrus试图靠近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Sans,被对方一把挥开:“我现在心情不好不要和我说话!”

于是富有耐心的Papyrus安静地等了一会儿,待他的Lord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这个碰见Chara就炸的状态,难不成真要一直持续到她十八岁为止?”

Sans双手扶额,Papyrus的担忧并无道理,Chara都已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嫌弃她了,可是……

“我能怎么办,她的存在本身对我就是一种诱惑,我总不可能直接把她就地正法。”

Sans苦恼地说,然后他听到了Papyrus轻轻的笑声,不由得恼羞成怒,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往Papyrus身上扔去:“你还笑!”

“我不是嘲笑你的意思。”Papyrus连忙伸手接住了抱枕,“我是想,Lord这么温柔还真是罕见,你呀,肯定是非常地喜欢那个女孩吧。”

“温柔?”Sans这辈子都没想过这个暖洋洋的词汇能被用于自己身上,他以为形容他的词语应该是“华美、伟大、霸气”一类的。

“是呢,温柔。”Papyrus露出有些神往的表情,“Lord就是这一点特别吸引人呀……看起来很凶,但其实很关心别人。”

“我没有!”Sans一下子站起来,脸红得像个柿子,“我……我不强迫她只是因为Toriel!”

“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Papyrus眉眼弯弯地看着他,只是他的表情怎么看都是“不用掩饰了我知道你舍不得”的意思。Sans气结,但又拿Papyrus没办法,只能一个人郁闷地回了房间,“咣”的一声将门关上,留下Papyrus一个人在外面笑意更浓。

只不过下一次他和Chara约会的时候,仍然没能把持住超过五分钟,最后落荒而逃,留下女孩一个人云里雾里,黯然神伤。

 

再后来。

Chara18岁了。

可喜可贺。

————

我这就去睡,orz

评论(1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