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Hopes and Dreams and Determinations -_-

【Dreamswap群活动文】月亮

梗:树上

CP:Meme战队友情和DN亲情

 

这个小镇的星空还是那么美丽。

尽管没有Outertale的太空那样宏伟而震撼人心,但当Nightmare坐在树的枝头,眺望着那一轮圆月时,仍然感受到了被治愈的心情。

他喜欢月亮。他的头箍、他的斗篷还有他的武器上,都有月亮的图形,而身为负面情绪守护者的他,更是被那轮圆月深深地吸引着。

日月无法同辉,这和代表月亮的他与代表太阳的Dream无法共存同理。

也许哪天,奇迹会发生也说不定呢?太阳和月亮会一同在天空中出现,而他和Dream也会冰释前嫌。

消极情绪的小守护者这样想着,因为雀跃的希望而晃了晃脚丫。

 

“Nightmare?你三更半夜在树上坐着干嘛?”

树下传来了呼唤声,Nightmare低下头,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起来的Cross。

“我睡不着。你知道的,我有失眠症。”Nightmare苦恼地叹了口气,“今天是星期天,我总不能一周七天里都去你的房间里睡……”

“我倒是不介意。”Cross耸耸肩,接着有点难堪地挠挠头,说,“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什么?”Nightmare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回避的,“对了,你也睡不着吗?”

脸上带有伤疤的骷髅犹豫了一会儿。“我……起来嘘嘘……”

“……啊?”

Nightmare愣了。

他在大脑中思索了一会儿,没有找到任何Cross来树根前撒尿的理由,疑惑地问:“家里不是有厕所吗?”

夜晚的寒风中,Cross拽紧了他的披肩,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是的,没错,但Error已经把自己锁在里面一个小时了,我以为你是我们当中最容易注意到这个的,所以没告诉你。”

“……抱歉,我心情有点乱,没有发现Error的情绪不好。”Nightmare说完,接着问,“他是和Blue碰了面还是别的什么?”

“可能。反正他回来之后一直呆在浴室里面。”

“看来我们今晚都睡不着啊……”Nightmare忧愁地叹了口气。

“睡不着的只有你们两个事多的!”Cross终于怒了,他的膀胱快要憋到爆炸,“我是受害者!”

“说得好像Ink没给你带来困扰一样。我可是为此和你谈了三个小时的心。”

Nightmare从一根枝丫换到了另一根枝丫,他半躺着,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所以。”Cross忍着怒火,“你能不能起来去别的地方?”

“不要。”Nightmare难得地犯了次懒,“这里视野最好,你去找棵别的树嘘嘘去吧。”

“方圆几百里就这么一棵树!”

披风随着Cross气到挥手的动作飞舞起来,但他紧接着注意到Nightmare的眼神又放空了,就像他刚刚在树上看见Nightmare时对方的眼神一样。于是他叹了口气,搓搓手套,三两下爬了上去。

“好吧,和我说说。”他“嘿”的一声跳到枝头,拍拍Nightmare的肩,力道之大差点儿没把小守护者晃下树去,“你为什么睡不着?”

Nightmare稳住身形,顿了一下,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我在想Dream的事。”

“哦,那个偷走了我朋友的混蛋。”Cross嘀咕道。

“别这样!他……他以前没吃苹果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

Nightmare小声说,底气有点儿不足,毕竟Dream是他们共同的敌人。他知道Dream对Cross的伤害有多深,而他这句话听起来就像是在为Dream开脱,胳膊肘往外拐得厉害。

他可以为了Error当着Blueberry的面和他对骂,却无法说Dream的一句不好。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仍然没办法把Dream当做敌人看待。他总觉得以前那个关心他、保护他的好弟弟一定会回来的……

“怎么不说话了?”Cross敲了敲Nightmare的脑袋,把他从回忆里唤醒,“说吧,Dream怎么了?”

Nightmare定了定神,开始了他的讲述:“有一天晚上,我也是这样睡不着,然后,趁着Dream睡觉偷偷溜了出来。”

“继续,我听着呢。”Cross拖着腮,神情认真。

“我看到了我们家门口的那棵情感树,于是我就想知道睡在树上的感觉是什么……”

“我爬了上去……”

“我掉了下来……”

“噗。”

Cross没忍住,轻笑出声,沉浸在回忆中的Nightmare不满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别打岔。我灰溜溜地回去了,特别委屈,看到Dream还在睡觉,就爬到他的床上去……”

“然后你们干了个爽?”

“没有。”Nightmare给了Cross一个凶狠的眼神,示意他闭上那张欠揍的嘴。

Cross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再插话了。

Nightmare继续说:“我抱住他,感觉好多了,沉沉地睡了过去。”

“然后。”他伸手指向小镇的星空,“那天也是这样,晴朗得没有一丝云彩。”

他的嘴角突然垮了下去。

“但是……我回不到Dreamtale了。”

“没有情感树,没有Dream,什么都没有……”

“我回不去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像是在努力忍耐着什么。他试着用最轻的语气表达出他的感受,不想让同伴担心,但他眼睛里滑落出来的泪水暴露了他的心情。

于是Cross轻轻地拥住了Nightmare。

“你还有我们。”

“嗯……”

他有些笨拙地拿起披风的一角,为Nightmare擦去眼泪,爽朗地笑了笑:“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奇迹也是会发生的。”他接着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谢谢……”

Nightmare抓着Cross的披风,努力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啦,振作起来!Meme战队接下来的目标,第一个,找到一棵能嘘嘘的树!”Cross竖起食指。

其实这一棵树就可以,Nightmare已经解决了他的问题,不需要继续在树上呆着。但是……他没有提醒Cross,起了想要捉弄同伴的念头。

“第二个,把Error从浴室里拉出来。”Nightmare补充说,“我有浴室的备用钥匙。”

“干得漂亮!”Cross和他击掌,接着火急火燎地跳下树去,“啊啊啊啊憋不住了……”

Nightmare依然坐在树上,晃着两只脚丫。他注视着Cross匆匆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他张开五指,对准月亮,看着如水的月光从指缝里漏出来,漏到他亮闪闪的眼睛里面。

有人说从月亮上能够看到吃月亮的天狗,有人说月亮上有住在广寒宫的嫦娥还有伐桂的吴刚,有人说……千里共婵娟。

当你和你思念的那个人一起抬头看着月亮的时候,你们在精神上是紧密相连的。

“Dream……”他喃喃道。

你也在,看着月亮吗?

 

——后来Cross尿裤子里了。

评论(17)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