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Hopes and Dreams and Determinations -_-

【DS】共舞(全员向)

共舞

*自我放飞,用时极短,是篇辣鸡摸鱼。DS全员,没有CP。

*其实就是想看看NM穿舞裙跳华尔兹的样子(。)

*前半段有毒,后半段中二。

 

“大伙儿!!!”
Cross挥舞着一张海报,大呼小叫地跑进了屋子里。
Meme小队的客厅中,Error坐在沙发上编织他的新围巾,而Nightmare抱着一本封面正常实际内容是黄色小说的书。
两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Cross的喊声不闻不问。
Cross感觉自己被排挤了。
Cross很生气。
他以一个标准健美运动员的姿势起跳,三百六十度空中翻转,接着狠狠地砸在了Nightmare身上。
满分跳水。
“嗷!”
Nightmare猝不及防地惨嚎出声,可能是因为他的声音实在太惨了,Error推了推他的眼镜,放下手里的编织活儿抬起头来。
“……你们又在做什么啊。”
看到Cross和Nightmare的姿势,他有些无语地耸耸肩,想要回到他的编织里去。
他的脸颊被怒火中烧的Cross捏住了,在吃痛以及接触恐惧症的作用下,Error抬手摘下了眼镜,条件反射地对着Cross的脑壳打了过去。
“放手。”
“……呜。”
Cross蔫蔫地呜咽了一声,躺在地上非常委屈地撒泼打滚:“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们说啦!”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Nightmare抄着手,恼火地看着他。
“‘世界第一棒的榛子巧克力’正在促销!现价九块八!买一送二!”
Cross说,难掩声音中的激动。
“什么?”
“世界第一棒的榛子巧克力?!”
两人一改之前冷漠的态度,立刻凑了上来,争先恐后地去抢Cross手里的海报。
“……”
Cross一脸冷漠。
“我在你们心目中还没有巧克力重要吗?!”

打闹了一会儿,三人挤到了储藏室里。Nightmare把他们的存钱罐拿出来,挪出作为生活费的一部分。他晃了晃存钱罐,里面传来可怜兮兮的几声轻响。
“……钱只够买一个啊。”他嘀咕道。
“买一送二呢。”Cross很乐观地说,“够我们三个人吃了。”
但他们就像是没听到Cross的话那样,Error和Nightmare小声地交头接耳。
“你一个我一个,剩下一个对半分怎么样?”
“好啊。”
Cross立刻炸了。
“你们就这么当着我的面讨论怎么独吞我的那份巧克力?!”
他抄起他的大柴刀,气势汹汹地向Nightmare冲去,被守护者拔出月亮法杖拦下。

估计要打上一会儿。Error在心里叹了口气,拿出他的针线活儿。
一阵鸡飞狗跳后,屋子里又多了几个需要维修的家具。Nightmare指着被柴刀砍出一条大缝的地板,说:“赔钱。”
Cross指着被Nightmare的魔法轰出一个大洞的墙壁:“你才要赔钱!”
“那是我房间和Error房间之间的墙壁,我们都不在意所以不需要维修。”
Nightmare振振有词。
“……我挺在意的。”
一直在观战的Error再次推了推眼镜,他把Nightmare轰了他房间的墙这事一笔揭过,拿起海报,说:“还有,你们忘了一件事,这个活动是JR组织的。”
互相揪着对方领子的Nightmare和Cross停下来,愣愣地看着Error指向的部分。
“供应商:JRxxAU分部。”
几个金色大字和JR的标志诉说着这无法辩驳的事实。
空气寂静了一会儿,Nightmare率先苦哈哈地开了口:“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吗?”
“……其实是不是JR的产品无所谓吧。”Cross把他之前“抵制JR货”之类的言论扔到了九霄云外,厚着脸皮说,“我们需要想的是怎么把巧克力买回来而不被JR抓住。”
三个人捏住下巴,各自思量起来。
“首先,Nightmare一定要去。”Cross打了个响指,“这样Dream一出现你就能感知到,我们立刻跑路!”
听到这话,Nightmare翻了个白眼:“我能感知他意味着他也能感知到我,这完全是找死。”
“……我倒有个办法。”Error突然出声。

两人一起看过去,Error朝Nightmare勾了勾手:“把你的灵魂拿出来一下。”
“嗯?你说这个苹果?”Nightmare愣了愣,接着不假思索地将黑苹果拿出来。在那个瞬间,Error的蓝线突然向他冲刺过去,吓得他嚎了一声腿一软坐到了地上:“你干什么?!”
“嚎什么嚎。”Cross给了Nightmare一个相当鄙视的眼神,“Error又不会把你怎样。”
黑苹果灵魂被Error的蓝线缠绕起来,Error切掉多余的蓝线,一声不吭地把黑苹果递了回去。
“这样处理过后,如果距离远一些的话,Dream就无法感知到你了,但你依然可以感知到Dream。不过靠的太近还是不行,对方毕竟是神明。”
他一边叮嘱,一边揉了揉眼睛——把蓝线从里面扯出来仍旧是一件不太好受的事。
“好样的,Error!”Cross惊喜地说,大力拍拍Error的肩,因为不知好歹被接触恐惧症患者又砸了一眼镜,“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变装了!Error,你读书最多,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重新戴上眼镜的Error愣了一下,仔细回想了一会儿,点点头:“交给我吧。”
他开了一个传送门,钻了进去。没过多久,Error抱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他拆下浴室的镜子,放到桌子上,然后把一脸茫然的Nightmare摁在了椅子上。
“别动,小心划到你的眼睛。”
Error一边说,一边按照记忆里的方法,拿起了粉底和眼线笔。
……变装和化妆应该差不多吧?他想。
实际操作和理论知识是两个概念,在Error的一通乱画后,Nightmare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阵气血上涌。

他那张帅气而白皙的脸被Error硬生生用粉底涂黄,本来就没有的眉毛被Error添了上去,两根眉毛无论是粗细还是位置都不对称,更过分的是那跟番茄酱一样的浓郁的口红和腮红,还有可以把苍蝇夹死的假睫毛。
Nightmare转过头。

见到对方那鬼一般的外貌,Cross一个没忍住,吓得尖叫出声。
——很好。
Nightmare转了转脖子,关节之间发出“咔啦”声,他露出一个充满杀气的笑容,让Error和Cross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把他的脸画成这样的Error和嘲笑他的Cross都跑不了!
守护者咆哮一声,抓起眼线笔对着Cross惊恐的脸就画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我的脸啊!我迷人的脸啊!!!我的小迷妹们得有多伤心啊!!!”
Cross又一次躺在了地上,一边嚎叫一边捂着头打滚,Error和Nightmare站在镜子前,尝试把妆洗掉。
“闭嘴,吵死了。”Nightmare瞪了他一眼,“啧,洗不下来……”
“我忘了带洗妆水。”Error冷静地说,尽管他的内心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不过,这样确实认不出来了……”
现在的三个骨面色统一的淡黄,眉毛、眼睫毛、眼线、口红还有腮红乱七八糟地在错误的地方排列着,原本黑皮肤的Error更是彻底变了个样。
“……就这么出去吗?”Cross小声问。
“反正别人认不出来,也不会毁掉meme名声……”Nightmare低声道。
三个人相对无言一会儿,最终达成了共识。

和平常一样,Ink站在高楼之上,用望远镜巡查属于JR管辖范围的区域。在他在看向某个方位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噗”的一声喷出一口墨水。
“怎么?”坐在他旁边处理文件的Dream抬起头,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你自己看。”Ink擦了擦嘴边的墨水,一脸日狗的把望远镜递给Dream,“……我、我去吹吹风,冷静一下。”
金色的神明疑惑地歪了一下头,拿起望远镜,朝记忆里Ink看的方向望了过去。
——他的眼睛好像被什么非常辣眼镜的玩意儿闪了一下。
嗯嗯嗯?什么?
Dream揉揉眼睛,回想了一会儿,愣是没想起自己看到了什么。他再次拿起望远镜,朝人群之中望去。
在看清楚那东西的一瞬间,他被自己呛得咳嗽了起来。
“咳咳、那是,我哥……?那个粘着假睫毛的亚洲骨???”他不可置信地问。
Ink脱下被墨水浇湿的外套,点了点头,补充道:“他们似乎自以为伪装得很好……”
Dream一口老血梗在胸中。伪装的很好?!他们连月亮头箍都没摘下来、连衣服都没换,这是把他当傻子还是当眼瞎啊?!
“不过,因为灵魂的缘故,Nightmare靠近了的话你不是能感觉到吗?”Ink接着问,“……那应该不会是meme战队迷妹的cosplay吧。”
“他们那种穷鬼还有迷妹?”Dream嗤笑一声,拿起望远镜,忍着眼睛的疼痛观察了一会儿,说,“哼……居然有除了我之外的人在Nightmare的灵魂上做手脚。”
Ink翻了个白眼。Boss你这话跟主权宣言一样你知道吗?
“要动手吗?”他问,“难得他们主动找上门来。”
“……不。”
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Ink歪了歪头。

Dream眯起眼睛:“我大概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在抓住他们之前先跟他们玩个小游戏怎么样?”

……所谓的小游戏,是指这个啊。
抱着一沓Dream匆匆起稿的传单,Ink站在人群之中,面无表情地发放着。

实在是怨不得他面无表情,只要他稍微低下头瞄到传单的内容,嘴角都忍不住要抽搐一下。
“世界跳舞比赛!冠军将会得到一盒世界第一棒的榛子巧克力!”
……不管是比赛内容还是奖励内容,都充满了吐不出的槽点。
他不相信他那十全十美的Boss会写出这么傻缺的传单来,但当Ink去问的时候,Dream只是神秘地邪魅一笑:“他们会上钩的。还有,Nightmare的舞技其实很不错。”
……您的私心太重了吧。您想和Nightmare跳舞就直说啊,用这种委婉又幼稚的方式做什么。
Ink看着“第一名要与主办人共舞一曲”这一条规则,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如他所料,这个傻不拉几的传单并没有多少人看,拿了传单的人匆匆扫过一眼后,向他投来了看着技术不高的骗子的眼神。
……真丢JR的脸啊。
Ink继续面无表情地站着,努力保持最后一丢丢的高冷形象。
突然之间,一个拉低了帽子的人来到他的面前,压低声音说:“请给我一份。”
Ink低下头,一眼就瞟到了那不自然的黄色皮肤和腮红。

他想起他家Boss的神预言了:“他们会上钩的。”
……果然想要钓到笨蛋一定要用笨蛋的陷阱吗。
忍住忍住,不要吐槽,别把人吓跑了——他一边告诫自己,一边维持着他那快要破功的决心脸,将传单递了过去。
在他碰到对方的手时,黄色的粉底哗啦哗啦掉了下来,露出一块非常显眼的黑色皮肤。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尴尬。
这下,Ink就算想继续装什么都没看见也装不下去了,他思考着圆场的办法,开口:“你……”
在他说话的同时,对方一下子窜出去五米远,瞪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会吃了他的肉食动物。
……你紧张我更紧张。Ink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挥挥手:“下次注意。”

他听见这位神秘人长呼一口气,朝他鞠了个躬便匆匆离开,很快那个不起眼的帽子就和人群融为一体了。
“……刚刚那肤色,是Error吧。”
Ink一边嘀咕着,一边甩出画笔,传送回了总部。

Nightmare那边。
几个小时前。
一个人冲过来,抢了他们的钱包,在JR的地盘上三人不敢贸然使用魔法,气到死机却无可奈何,大喊着追了几个小时才把人跟丢。
估计那位小偷的内心也是很崩溃的,被追了那么久还以为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结果打开一看只有九块八。

去街上乞个讨也分分钟突破这个数字了啊。
就在前程一片灰暗、眼看世界第一棒的巧克力又吃不到了的时候,Error带回了希望!
他是光!他是电!他是唯一的神话!!
看完传单,Nightmare拍拍胸脯,打包票道:“跳舞这个我最擅长了!”
唯独神志清醒的Cross在兴奋得手舞足蹈的两个人之外嘀咕了一句:“没人觉得这个活动很奇怪吗……”
——当然很奇怪了,那是Dream为了抓他们设下的坑啊。

 

Nightmare不知道他今天走了什么样的运。

正当他为没有办法顶着这样丑的脸参加舞会而发愁时,一个看起来像是传销组织的人拽住了他的胳膊。

“嘿这位小哥!你正好是我们化妆店的一百个顾客!我们送你一次免费服务怎么样?”

在Cross和Error的怂恿下,他挠了挠头,迷迷糊糊地跟着进去了。

专业不愧是专业,Nightmare欣赏着镜子里的自己,陷入了短暂的自恋之中。

他的肤色变回了原本的白皙,两道如细柳的眉毛柔和地画在他的额头处,浅紫色眼影弯弯地延伸出去,像是皎洁的新月。

但那该死的假睫毛还在,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女骷髅。尽管这次的假睫毛被睫毛膏好好地刷过,随着他的每一次眨眼散发着俏皮的魅力。

估计是化妆师把自己误会成女的了。Nightmare垂着头。

顶着Error之前画给他的那副妆容,他很难就性别问题和化妆师争论什么。难不成要解释说,我们是通缉犯,那是变装?

“哦还有!”拉他进去的人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双手,“我们的一个合作对象想为你提供免费的晚礼服!因为你的身材太好了,他们想看看穿在你身上是什么样子!然后作为回报,你可以免费租用这件晚礼服一天!”

这真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啊——Nightmare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完全不顾及这位拉客的小哥有多么眼熟。

然后理所当然的,递到他手上的是一件露背款式的紧身黑色蕾丝裙。

……这是唯一的机会不能错过!女装就女装豁出去了!

下定决心,Nightmare颤抖地伸出双手,将黑色蕾丝裙接过来,蔫巴巴地晃进换衣间里,感觉自己的节操掉了一地。

“……呼。”

等Nightmare进去后,拉客的小哥摘下帽子,露出属于Blue的带了一些乱码的左眼。

“这个你可得好好谢谢我啊,Dream。”

 

“……我没笑,真的。”

Cross表情僵硬,天知道忍住那点笑意消耗了他几乎全身的力气。

戴着兜帽的骷髅则把嘴巴埋进了围巾里,但仍然有笑声从里面泄露出来。

望着憋得难受的两人,Nightmare叹了口气:“你们这样还不如笑出来呢。笑吧笑吧,我不管了。”

“哈哈哈哈哈!”

瞬间两人立刻笑得前仰后合,Cross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捶打着地面,而Error文雅地用一只手捂着嘴巴,轻轻笑出了声。

你看看人家Error,Nightmare腹诽道,Cross你笑得好看一点会死吗。

他正穿着那件黑色蕾丝裙。

像是提前量过他的尺寸一样(Dream的身材和Nightmare一样,因此他只用向Blueberry提供自己的尺寸),这件衣服完美地契合了他的身材,无论是色调、款式还是松紧度,都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位真正的……女王。

Fuck。

Nightmare愤愤不平,用……高跟鞋跺了跺地。

“你这么粗暴地对待它会坏的。”Error在发笑的间隙制止了Nightmare的动作,“这是借的吧?赔偿费会很昂贵。”

——尽管Dream其实不介意为这件衣服掏上两个钱。

“哦哦。”Nightmare赶忙停止了动作,谁让他这辈子就怕有人开口朝他要钱,“时间差不多到了,我先走了。”

 

会场内灯火通明,嘈杂的人群和回荡在耳边优雅的华尔兹音乐让Nightmare一时间精神恍惚。

好像又回到了和Dream一起跳舞的时候。

 

他和Dream是双子。

和别的双子不同,除了相似的身材和长相,他们身上的每一处都是相反的。

Dream守护着积极情绪,而他守护着消极情绪;Dream是个乖孩子,而他是个调皮鬼;Dream喜欢读书,而他喜欢玩他的玩具……

正如Dream所说的那样,Nightmare在跳舞这件事上很有天赋,相对的,Dream却很不擅长。

他还能记得他握着Dream的手,教小守护者如何迈步踢腿的场景。Dream笨拙地学习着,因为害怕失去平衡,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Nightmare还暗搓搓地学习了女步,想要让什么都不懂的Dream站在女步的位置上,在一个华丽的旋转中被他搂住腰肢。他牵着Dream的手,低头看着他,而他也抬头看着他,金色的眼睛和白色的瞳仁彼此凝望。

仿佛世界里只剩下了他们。

然而这没能实现。

——因为现在一切都变了。

那位全知全能的神明,再也不需要他来教导怎样去跳舞了。

Dream坐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以他不熟悉的眼神俯视着他,像是在注视着最渺小不过的蝼蚁,在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将之轻易地碾碎。

想必他也一定发现了他的那点关于女步的小算盘吧,而且一定,不管是男步女步都很擅长、都做得比他还要好了吧?

现在的Dream是十全十美的。

但是Nightmare不喜欢。

像这样……兄弟之间,感情这么生疏的话……再优秀又有什么用,不是都没有意义的吗?

他只是想要再和Dream一起跳支舞而已。Dream的动作不熟练也没关系,他会一点点教他的。

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

可是却无法实现。

Nightmare一点点将拳头攥紧。

我迟早、一定……会把你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他在心中许下了要让神明堕落的誓言。

 

有什么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Nightmare抬起头,在对上对方眼睛的时候愣住了。

——漂亮得像是太阳的金色瞳孔。

在他认识的人中,只有一个人拥有这样的眼睛,而现在……

“请问这位小姐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吗?”

戴着假面、身着燕尾服的陌生人,轻笑着向他递来了戴着白色手套的手。

小姐?!Nightmare眼角抽搐了一下,随即想起他现在的身份。

他忍耐着不满,将手搭了上去,按照记忆中的动作优雅地提起裙摆,行了一个屈膝礼。

于是他看到那人眼中的笑意更盛。

 

随着音乐的节拍旋转、跃动,Nightmare在对方的牵引下完成了一个完美的360度旋转,接着放心地向后倒去,被一双有力的手稳稳接住。

太奇妙了,这种感觉。他们像是一对天造地设的舞伴,没有经过练习便默契得像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

最熟悉也最陌生。

Nightmare盯着那人身后的金色翅膀。这是一场化装舞会,他知道那只是道具,但那美丽的颜色和淡淡的光芒实在是太逼真了。

这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另一个人。

他们都是棒极了的舞者,踩着节拍,从舞场的一端一路自由潇洒地跳到另一端。

所有的人都停下来看着他们。

是了……就是这样。被瞩目、被赞美、被崇拜……Nightmare感觉自己仿佛在云朵之间飞行。

他很想感谢对面的舞伴,因为被瞩目的应该是对方。

绝对的完美、绝对的优雅、绝对的气质……他的舞伴完美得如同神明。

如果眼神不再冷冰冰的就好了。他热切地看着对方,却只换来一个冷漠的对视。

 

“我……”在舞蹈的过程中,Nightmare深吸了一口气。

他曾经有一个很想完成的高难度动作,但那个动作的成功需要舞伴配合。以前的Dream水平不足,所以他的遗憾一直留到了今天。

但现在的话……Nightmare鼓起了勇气,说不定、可以。

“嗯?”他的舞伴低低地应了一声。

“待会,我要旋转3600度,也就是十圈。”Nightmare轻声道,“……在我回来的时候接住我。”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默许了。

 

音乐进入了高潮部分,Nightmare突然松开了舞伴的手,踩着鼓点,身姿如同一只优雅的白天鹅,飞速地旋转着将人群切开一条路。

像是神的斧子劈开了大海。

面具下的神明静静地注视着Nightmare的动作,在心里默数。一,二,三,四,五……只要他稍微错了一秒,Nightmare带来的接近完美的奇迹就会被破坏。

七圈,八圈,九圈……Nightmare开始回来了。

神明优雅而从容地伸出手去,稳稳地接住了梦魇旋转的身姿。

会场里一阵寂静。

然后是雷动的掌声。

他们当之无愧是这场比赛里的第一名。

 

Nightmare轻微地喘着气,高速的旋转让他的大脑有些发晕。说来奇怪,他已经很久不碰舞蹈了,但今天做起来依然从心应手。

他看着舞伴的眼睛,真诚地说了一句:“谢谢。”

这个动作没有对方就无法完成。

神明没有答话,而是行了一个完美而标准的结束礼。

……是的,结束。

这场萍水相逢就要结束了,在音乐落幕的同时。

Nightmare没有留恋地松开了手。

在神明转过身去的瞬间,他说:“我希望下次和你跳舞的时候,你能够不用再伪装自己。”

“——摘下假面。”

神明的背影顿了一下,他转过身去,金色的翅膀随着动作而轻微地颤抖。

他的面前空无一人。

——————

后续。

Cross:劳资的巧克力呢?

Nightmare:……忘了。

Cross:艹。


评论(32)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