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Hopes and Dreams and Determinations -_-

【DS】理想国度

*Dreamswap,Nightmare和Dream的亲情向(理解成爱情向也可以?w)

*BE梗,短小的摸鱼

 

Nightmare一身伤痕地走到了Dream旁边。

这并不是第一次,所以坐在树下看书的Dream只是叹了口气,将书合上,熟门熟路地抓住Nightmare的手,拉着他坐下来。他的手指顺着Nightmare的脊椎缓慢移动,金色的光晕将骨头上的伤痕一点点修好。完成治疗后他松了口气,嗔怪道:“你又受伤了,真的不用我去处理一下那些欺凌你的人吗?”

“不用不用!”

戴着月亮头箍的小守护者摆了摆手,对着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放心,我会在半夜去吓唬他们,让他们不敢来欺负我!而且他们做得越过分,我获得的消极情绪能量越多,我就越强!”

听见那个令自己反胃的词汇,Dream轻轻眯了眯眼睛:“Night,消极情绪能量不是好东西。它只会让人感到痛苦……只会让你受到那样的对待。”

Nightmare歪了歪头:“可这不是保持平衡所必须的吗?我很为我是一名守护者感到自豪!”

“……不,像这种东西,就该消失。”积极情绪守护者的目光再一次落到Nightmare之前受伤的地方,他的语气淡漠,听不出来是在替Nightmare生气,还是单纯地讨厌消极情绪本身。

“至于你说的失衡,谁也不知道失衡了会怎样,不是吗?”

Dream靠着感情树坐下来,翻阅着手里的书。这个AU里的书每一本他都看过了,可他想得知的事实却一直无法得知。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试试把消极情绪能量从世界里剔除看看呢?”他轻声道。

这样双眼里有着不知名情绪的Dream让Nightmare觉得有点陌生,他把头探到Dream眼皮子底下,拍了拍手:“嘿,醒醒,你怎么了?”

“……没什么。”Dream抬起头来,恢复了平常的表情,挑眉看着他,“你又无聊了?”

“所以说,要来玩游戏吗?”

“玩什么?”

“角色扮演!”

“你是想再一次被我捆起来吗?”Dream提醒道。

“唔。”

想起那段不愉悦的经历,Nightmare缩了缩脖子:“不了,你这虐待狂。”

他挠挠头,最终也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好吧,我想我得去睡个觉。我有点困了,再见,Dream。”

尽管嘴上说着累,Nightmare依旧活力满满,一蹦一跳地往回走,Dream在他的身后轻笑:“是再也不见的再见?”

“别说不吉利的话!”Nightmare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是再次相见!”

“好好。”Dream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书上,他敷衍地说,“希望再次相见的时候你能学会独自一人睡觉。”

“我可以自己一个人睡!”Nightmare炸毛。

“那就自己去睡。”

“不要嘛!”Nightmare一下子又精神萎靡起来,“我想抱着你睡……”

“为什么?害怕?”

“我只是想搂着你!”

他朝Dream吐吐舌,脸上冒出红晕,逃也似的飞速离去。

“……呵。”

Dream看着Nightmare逐渐消失在视野里,不知所云地笑了一声。他合上书,打算小憩一会儿。

“……am、Dream!醒醒!”

他被一阵剧烈的摇晃弄醒了。Dream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中看到了Nightmare的身影。

“怎么了?”他问,揉着头试图让自己尽快清醒起来。

“天黑了,要睡回去睡,在树下睡着会感冒的!”

Dream这才注意到天色。尽管他很想继续睡下去,但身为好孩子的天性让他撑着快要合起来的眼皮站了起来。

Nightmare是对的,他得回去……

“等、等下?”

“嘿!”

在Dream惊慌的喊声中,Nightmare大吼一声,用力把他扛在了自己的肩上,气喘呼呼地转过头,对Dream比了一个大拇指:“在我背上好好睡吧!”

“不可能睡着的,你的骨头太硬了。”Dream翻了个白眼。

“你的骨头明明也很硬!我都没有抱怨,你就给我忍耐下吧!难得我这么好心!”Nightmare不开心地嚷嚷起来。

这位守护者眼睛一转,很快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这样吧,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听!你慢慢就会睡着了!”

Dream被他颠得上下起伏,五脏六腑将近移位。

“讲吧。”他的耐心快要被耗尽了。

“从前,有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他和另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住在苹果树下。”Nightmare一本正经地说。

“噗。”Dream笑出了声。

“不许笑!”Nightmare转头瞪他,“我要继续了!”

“听你的。”Dream附和道。

“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其中的一个男孩经常被欺负,另一个男孩就想,我要帮助他,我要把坏人赶跑!”

“可是那个男孩没有力量,于是他吃掉了带有魔法的苹果,变成了一名天使!”

这个故事让Dream觉得有些耳熟,可他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换个故事吧。”他说,“这个故事让我头脑更加清醒,而我需要催眠。”

Nightmare不满地噘着嘴:“让我讲完!你会发现这很有趣的!”

“你要给我讲什么?”Dream耷拉着眼皮,“一个人戴着金色头箍,而另一个人的头上有月亮?”

“……呃,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他们也不是兄弟!”

Nightmare的小心思完全被Dream看透了,他窘迫地抓抓耳朵,不小心把他计划要说的故事提前透露了出来。

于是Dream轻笑了一声。

“我开玩笑的。我很喜欢这个故事。”他把下巴搁到Nightmare瘦小的肩膀上,搂紧他的脖子以减轻Nightmare的负重,“继续吧。”

他很快感受到了从Nightmare那里传来的欢欣雀跃。真好懂,Dream在心里说。

“可是变成了天使的男孩不再喜欢他的兄弟了。”

Nightmare的声音突然低落下来,Dream隐隐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

 

“Boss。”

“嗯?”

Dream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在回忆里待的时间太长了。Ink叫着他的名字,拼命在他面前挥手以吸引他的注意力,颇有一股他再不醒过来就一巴掌拍在他脸上的以下犯上的架势。

“你刚刚想什么那么入神?”Ink讪讪地收回手,试图转移话题。

“没什么。”Dream答道,没有在意Ink的动作,接着他慢慢地补充了一句,“……是过去的事。”

Ink翻了个白眼,他拉开椅子,在Dream的办公桌对面坐下:“如果你想找个听众,就直说。”

“不要大嘴巴。”Dream提醒道。

“谁会啊!”Ink愤愤不平,“是你有倾诉的欲望而不是我有,好吗?!”

于是Dream开口:“是Nightmare。他小时候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

Ink沉默了一会儿,不知所谓地看着Dream正直的金色眼睛,问:“你希望从我这里得到怎样的反应?”

“说他很傻。”

“Nightmare很傻。”

“好了你走吧。”

“什么鬼?!”

Dream把茫然的Ink推了出去,将门关上。

他刚刚一时冲动,想要把满腹心事对他的下属吐槽,但冷静下来想想这似乎有通敌的嫌疑,于是便找了个借口把Ink打发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想起Nightmare……是因为他办公桌前的一份处处散发着愚蠢气息的报告。

“Nightmare在桌子上留下‘我们早就逃跑了’的字条,然后人不见了。”这是报告的内容。

之前,他通过垄断墨西哥玉米卷这种卑鄙的手段,找到了Nightmare的住处,命令下属强行入侵,而这是下属给他的回复。

……溜的真快,而且居然没人能跟踪上去。

Dream翻看着彩印出来的那张字条的照片,他一眼就认出了Nightmare的字体,那种丑陋至极的鬼画符。

“你除了脾气之外一点长进也没有。”他嘀咕了一句,把照片放回到文件夹里。

电报机“滴”的一声,传来了新的消息

“Error和Cross突然传送回来,把我们打了个半死,还把我们用以追踪的仪器都砸坏了!请求总部支援!”

“……啧。真嚣张。”

Dream站了起来,拿起他的法杖,说:“我亲自去一趟。”

 

他到现场的时候,Cross和Error还在与守卫们激战。

哦没有再一次被溜掉实在太棒了——Dream不无讥讽地想着,挥挥翅膀,轻松地制服了两人。

“Nightmare呢?”他问,意料之中的,两人给了他一个宁死不屈的眼神。

“好吧。”Dream叹了口气,再次挥动翅膀,“我去Omega时间线找他。”

“你怎么知道——”Cross目瞪口呆,而Error立刻用手肘捅了他一下,低声道:“闭嘴!”

“……哦呀。”

Dream露出了一个微笑:“看来他确实在那里,是吧?”

Cross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愤怒地咆哮了一声:“你坑我!”

“坑的就是你这种傻子。”

“你才是傻子!”

“Nightmare也是傻子。”想起什么,Dream忍不住勾唇。

“你……你要去杀了他吗!”

Cross到底还是害怕了,他底气不足地问。Dream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

“你猜啊。”他说。

“我不猜!”

Error无奈,只得再次捅了捅Cross的腰:“他在玩你。”

“没有。”Dream耸肩,“你这是诋毁。”

“你是恶魔,而我怎样诋毁一个恶魔都不过分。”Error对他说。

“嘴巴真毒,是跟我兄弟学坏了吧。”

这种程度的语言攻击对于整天被Nightmare指责来指责去一口一个脏话的Dream完全无效,他摊手:“可惜你并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把两个人呛住,玩心大起的神明心满意足,溜溜达达地出了门。

 

他见到Nightmare的时候,对方正在与Core!Frisk因为不知道什么事情而吵了起来。

就和他平常那惹人厌烦的性格一样,这完全可以被预见。Dream在心中评论道,拿翅膀拍了一下Nightmare的头,以提醒对方自己的存在。

看到Dream后,Core!Frisk无声地尖叫起来,后退一步,转身就跑,Omega时间线在它的身后闭合。

“哇、哇啊!”

后退无门,Nightmare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紧接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ream捂住了耳朵,冷眼看他:“吵死了。”

“你、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Nightmare被吓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有两个猪队友。”神明轻描淡写地说。

他的哥哥向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来杀你,显而易见的。”

“……哼。”

Nightmare召唤出他的月亮法杖,横在胸前,大叫:“做得到的话就来试试看!”

“你会后悔你说过的这句话。”

Dream的双翼张开,发出了宛如几百盏四十瓦的灯泡一同发出的光芒。Nightmare站在光芒中心,被刺得睁不开眼。

然后紧接着,光芒转换为实际的攻击。

等到能够看清场地里的情景时,Nightmare已经倒在了地上。他无力召唤出武器,满身的伤痕,比Dream见过的他受伤最严重的样子伤口还要再多一些。他只能瞪着Dream,竭尽全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被Dream踩住了手。

“放开……”他低声道,因为尊严受到打击,声音微微发抖。

“给我个这么做的理由。”Dream说。

“我是你哥哥!”

“……哈。还真是万能的理由不是吗?因为你是我哥哥我就得放过你,因为你是我哥哥我就得背叛整个正义王朝的希望和目标?别开玩笑了。”

“那是你的一己私欲!你他妈的就是个超级无敌自私的混蛋!你在正义王朝搞个人崇拜!你是错的!”

Dream低头看着他:“这些理由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还有注意你的语言。说了那么多脏话的你,果然应该被消灭掉。”

他抓起法杖,直接刺入Nightmare的灵魂之中。

“咳、哈啊……啊……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杀了我?你的亲哥哥?”

即便处于绝对的不利形势,Nightmare依然冷笑了一声,语气嘲讽。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犹如俯视蝼蚁那般俯视自己的神明,没有丝毫胆怯,眼神一如既往的张狂。

“你一点都没变。和过去一样自大自傲。”

Dream如此说道,然后将武器往Nightmare的灵魂深处送去,金色的眼睛淡漠地注视着他兄弟狼狈不堪的样子。

骷髅不会流血,所以Nightmare仅仅是从身体边缘开始慢慢消散成漫天的灰尘。

“……Dream。”

他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反抗,收起了对神明的嘲讽和鄙夷,轻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温文尔雅的笑容让Dream一瞬间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在最后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不等Dream回应,Nightmare突然拉过了神明的领子,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唇磕上他的牙齿。

一个亲吻。

一个不包含任何情欲的亲吻。

这就是Nightmare在最后的时刻想要的吗?

Dream默许了他的动作,他低头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浅紫色瞳孔,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其中蕴含的复杂情绪。他应该有相似的感受,可他什么也感觉不到,心里空空的像是被开了一个大洞。

那双漂亮的紫色瞳孔正在一点点黯淡下去。

消极情绪随着肢体接触传到了Dream的身体里,那是世界上最后的一点消极情绪。Dream从未体验过拥有消极情绪的感觉,这个力量意外的没有令他反感,而是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柔和的坚强。

——刚则易折,柔则长存。

Dream有生之年见过的人里,只有Nightmare把这句话最好的体现了出来。

小守护者热爱恶作剧,调皮淘气,却从来没有真正憎恨过那些伤害了他的人。

Nightmare选择了包容与接纳,由此变得更强。

即便这样你也输给了我不是吗?Dream在心里说,你所走的路是不对的,只会让你被变本加厉的欺负。

只有像他这样,变强,消灭掉所有的消极情绪,世界上才不会再有悲伤和欺凌。

 

Dream的精神被消极情绪带进了一个虚无空间里。

Nightmare站在他的对面,朝他微笑,他的身上没有伤口,完好如初,而Dream的翅膀不见了,他变回了最初的样子。

金色与黑色,他们在最初就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Dream,我的兄弟。”

Nightmare静静地开口,而Dream没有打断他。

“恭喜你最终得到了你想要的。”

“事实上,我不知道你的选择是否正确,我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是否是一种会让人们感受到痛苦的罪恶……”

“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发自内心地祝愿你。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么,你一定要是做对了的那一个,不然就算我下地狱也要拉着你一起。”

凶巴巴地说完,Nightmare的表情逐渐柔和下来,他挠了挠头,似乎陷入了词穷的尴尬状态。

“我是该说点什么的。”他说,“但是一时间想说的话太多了又不知道该说哪个。”

“……笨蛋。”Dream低声说,不知为何他觉得胸口有些发闷。

Nightmare回想了一会儿。

“你一定要幸福。”他认真地说,“和你理想的国度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带着我的那份一起。”

“还有……”

Nightmare顿了顿。

“忘了我吧,Dream,想起我的存在只会让你痛苦,不是吗?”

“……我一直都很爱你。”

他尽力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但那微笑中的苦涩却直击Dream的灵魂。

“我先走啦。再见,兄弟。”

Nightmare朝他挥挥手,一蹦一跳地远去,看起来就像寻常的告别一样。

但Dream知道这次的再见意味着再也不见。

他忽然很想叫住Nightmare让他等一等,他有很多话还没有来得及对他说,他甚至没有时间回复一句“我也爱你。”

而他真的爱Nightmare吗?

Dream不知道。他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随着Nightmare的身影渐行渐远而轰然崩塌,他再也无法承受,拔腿追了上去。

“Night?Night!你在哪!我知道你还在这里!回答我!”

他朝着Nightmare离开的地方用尽全力飞奔,他惊慌的喊声在虚无空间里回响着,可是空间里安静的可怕。

什么人也没有。

Nightmare消失了。

……Nightmare死了。

被他亲手杀死的。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守在他的身边为他读睡前故事,再也不会有人一边被他追得满世界乱窜一边朝他做鬼脸,再也不会有人对他说……“我爱你,兄弟。”

“我爱你。”他忽然开了口。

“我爱你啊。”

“我爱你,Night。”

“我爱你所以快点回来吧。”

“我真的爱你……”

说不通。这说不通。在他亲手杀了Nightmare的情况下这些话都太虚假了。Nightmare怎么会为了这些虚假的话回来。

Dream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三个字,他的声音从最初的淡漠逐渐变得疯狂。

Nightmare留在他身体里最后那点消极情绪消失了。

他的兄弟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东西不见了。

Dream的精神切换回了回到了现实。

“……哈。”

他低头看着紫色的披风旁边的一撮灰尘,不由得嗤笑一声。

“你死的真难看啊,兄弟。”

难看到再也看不见了。

Dream无法形容他现在的感觉。Nightmare最后的请求是让他忘了他,是的,他现在痛苦极了,如果忘掉Nightmare他会好过很多。

……但他怎么能够忘记。

如果连他也不记得Nightmare了的话……谁还知道世界上曾经有这样一位守护者非常拼命地努力过?

“你这个杀人犯!”

Cross从传送门里钻出来,一眼看到了灰尘,他冲过去抓住了Dream的领子,不顾及是否会惹怒这位神明,眼泪狂流不止。

“你杀了他。你这个肮脏的兄弟杀手。”

“……你说的没错。”

Dream没有挣扎,他任由Cross抓着他,仰头望天。

今天的月亮是你头箍上的模样。

 

Dream是错的,彻彻底底地错了。

人们无法脱离消极情绪。没有对比就无法产生美,同理,没有消极情绪,连积极情绪也会一起消失不见。

世界会陷入无尽的混乱。

但就在Dream以为世界会被毁灭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让他哭笑不得的事:Nightmare小时候养的那只公鸡居然吃掉了一颗黑苹果,守住了支撑这个世界最后的平衡。

“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鬼主意啊。”他喃喃道。

没有人回答。

Dream在原地待了一会儿。

“要完角色扮演游戏吗?”他问。

然后他自答道:“我来扮演Nightmare。”

“我是天才,喂Kevin吃苹果是一个有远见的主意。而你,Dream,你脑子里面想的那些东西才是鬼主意呢,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Dream模仿着Nightmare的语气,试图演绎这位自大而粗鲁的性格。他卡壳了,Nightmare总是喜欢指责他,而这次的指责让他无言以对。

“……你说的都是对的。”他低下头,慢慢地说。

“我做错了。”

“你可以回来吗?”

 

正义王朝依然非常忙碌。

无数个金苹果和仅仅一个黑苹果的对比,在加上消极情绪守护者的死亡,正义王朝的工作中心从消灭邪恶逐渐转移到了怎样维持最后这点可怜的平衡上。

Dream的工作也有很多。他让自己沉浸在公文书里,以弥补弑兄的罪恶和从无尽的悲恸中逃离出来。

他闲暇时经常会去多的地方多了一些。除了Ani的墓碑、Ani待过的房间,还有另一座新的墓碑、和无数个Nightmare曾经流连过的地方。

他发现自己对他的兄弟知之甚少,尤其是在Nightmare开始逃亡后的生活,除了他的兄弟一次又一次地在它面前耍宝外,Dream对此一无所知。

他希望通过追踪Nightmare生前的足迹来多了解他一些。

他在墨西哥玉米卷商店里流连,想象Nightmare会在哪个货架前蹲下、会拿起哪个货物、对价格会做出怎样的评论。

这样他就会有种那个人还在自己身边的错觉。

在处理公务的时候,看到一些非常尴尬和无厘头的案子,他便忍不住去猜想这会不会是Nightmare的手笔,然后开始想象同样的情况下Nightmare会怎么做、会说出哪些令人捧腹大笑的话……

他发现Nightmare早就不知不觉间渗透到他生活里的每一个角落里了。他习惯了他的出现,而他自己也没有发觉他开始期待这个人给他来的惊喜和惊吓。

但他直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和挽留。

Dream不想去找Cross和Error,他道过歉了,但是连他自己都觉得道歉没有用,那两个人永远不会原谅他,而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悲伤随着日子的流逝逐渐堆积。

 

他最后回到了Dreamtale。

Dream沿着小镇慢慢地逛,每一个场景都可以引发他对Nightmare的回忆。

旁边那家商店是Nightmare最热爱的一家,Kevin就是在那里买的,为了得到养鸡的权利,Nightmare还和他吵了一架,语气凶巴巴论据却相当幼稚。

那棵情感树,他记得他们在树底下玩角色扮演的游戏,他记得Nightmare最后被迫爬上树去而他把Nightmare抓了回来,两人随身带着绳子和小刀,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有错而指着对方吐槽了起来。

“嘿Dream!我今天把一个女孩捉弄哭了!”

“看我一眼嘛Dream!我解开这个方块谜题了!”

“你在看什么书呀?能给我讲讲吗?”

“你他妈的是需要别人哄的小孩子吗?快去睡觉!就算有事情要处理也不能睡这么晚!”

盖着灰尘的记忆逐渐变得鲜活,Nightmare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跳动着,栩栩如生,有血有肉。

原来过去发生过这么多的事啊。原来他和Nightmare相处过这么长的时间啊。

但Nightmare却不见了。

……为什么他想要杀了他呢?

Dream不知道,他觉得过去的自己愚蠢得不可救药。

他走进了一间酒吧,第一次开始喝酒。

“你是个乖孩子,做坏事都会按部就班的那种好学生。”

Dream苦笑。Nightmare说这话是为了嘲讽他的优秀,而现在他真的开始做坏事了,却不再有人来阻止他。

辛辣的液体滚入他的喉咙里,这让他想起了那个纯洁的最后之吻包含了怎样的绝望和悲伤。

那时Nightmare的消极情绪带着快要把他的灵魂灼伤的温度。

他更加快速地灌着酒,一瓶一瓶地下去,没有停歇。酒精是个好东西,在刺激你神经的同时还会强迫你忘掉不愉快的事。

但Dream是神明。

神明是不会醉的。

他的脚边堆起了大量的空酒瓶。

他终于,开始哭泣。

————

我写的都是什么鬼玩意儿哦。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评论(41)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