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Hopes and Dreams and Determinations -_-

【X-tale人类组】世界重新运转

*仍然是!卡莓猹文卡了很久的摸鱼!非常短小!

*被X-tale的主线剧情虐得哭哭啼啼,不行,我也得让你们被虐一下!

*其实是送给lie和RIN的礼物!吧唧啵!和你们一起蹲北极圈!(看不看得到就随缘了xx)

*虽然是官方延伸但应该还是有BUG

 

阳光,沙滩,海边。

背着冲浪板的白发人类笑着调侃另一名眯眯眼的人类:“Frisk,你的肌肉练得很不错嘛!”

Frisk在心里翻了个白眼。Chara没有把衣服的拉链拉上,露出里面精致的八块腹肌,这绝对是故意炫耀给他看的。

“没有你的肌肉多。”他不温不火地回了一句。

“让我摸一把,小娘子?”Chara故意露出精虫上脑的表情,语气甜腻。

“滚,我没有你这种夫君。”

Frisk踹了一脚Chara的背,看着人类哀嚎一声掉入碧蓝色的水里,转头去招呼其他的同伴:“Sans!来游泳吧!”

“不,不了……”那位容易害羞的骷髅躲在试衣间里不肯出来。

Frisk稍作思考,果断地抹了抹鼻子:“Papyrus!”

“是!”皇家护卫队队长随叫随到,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有何吩咐,大使先生?” 

“把你的兄弟从试衣间里拖出来!”Frisk高举右手,充满决心。

没过多久,Sans便被Papyrus拖出来了。他的脸埋在手里,一片红晕,显然是不敢见人的状态,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泳裤。

在海里的Chara吹了一声口哨:“你比我想象中的要瘦嘛,Sans大叔!”

“你说谁是大叔?!”Sans炸了。

“你。”Chara朝Sans做了个鬼脸,接着朝海的深处游去,“有本事来抓我呀!”

看到碧蓝色的睡眠,Sans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我、我不会游泳……嘿!住手!Undyne!”

鱼人早已大笑着学着之前Frisk对付Chara的动作把骷髅踹进了水里:“好好享受!书呆子!”

“呃,这样不会有事吗……”

Frisk有些汗颜地看着在水中挣扎的骷髅,一旁的Alphys解答道:“没关系,骷髅的密度比人类要轻。”

“难道不会更重?人类是由比较轻的水和脂肪组成,而由密度较大的钙组成的骷髅是会沉底的吧?”Frisk捏着下巴做出思考的动作。

“不会。”Alphys摇摇头,推了推眼镜,“钙和魔法不一样,怪物是由没有质量的魔法组成的。”

“尽管理论上是这么说……”Frisk低头看向海里挣扎的Sans,无语道,“他看起来真的快溺水了……”

“呃,如果游泳姿势不对的话也有可能导致浮力不足……”恐龙讪讪地挠了挠头。

Frisk的后背突然一凉,他转过身,看到Chara的腋下夹着Sans,捧起一把海水泼到了他的身上,咧嘴冲他笑了起来:“别担心,这蠢货已经被我救上来了。”

Chara把快要断气的Sans丢给Alphys,再次扬起手,泼了Frisk一身水,对他挑衅地做了个鬼脸:“来啊来啊!”

Frisk的泳衣因为Chara的所作所为而湿透了,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挑衅,大叫一声,噗通跳进了海里,溅起的水花打湿了Chara的头发。

“嘿甜心,你学过冲浪吗?”Chara掂了掂冲浪板,对他说。

Frisk不满地撇撇嘴:“我以为你很清楚我学过什么、没学过什么。”

“那我来教你?”Chara挑眉。

“好啊。”

“上来。”Chara指着板子,说,“别怕,我会扶着你。”

Frisk斜了他一眼:“谁会怕啊!”

过了一会儿。

“哇哦!”

出色的运动神经让Frisk学得很快,他轻而易举地掌握了冲浪的方法,而Chara在他身后一边替他扶着冲浪板,一边咯咯笑着跟他一起游泳。

在冲过一个巨大的浪头后,黑发人类抑制不住心中的激情,将手做成喇叭的形状放在嘴边,对着一整个横无际涯的大海喊了起来。

“Chara——”

波光粼粼的海面不是很好的回声材料,但他确信身边的人类将整个句子完整地收入了耳中。

“Frisk——”

作为回应,Chara咧了咧唇,也放开嗓子,以最高的音量喊了起来。

“我——爱——你——”Frisk继续大喊,接着忍不住偷笑,因为他感受到了身边的人类一下子僵硬了起来。他打赌如果这个时候他低头看过去,绝对能看到Chara脸上的红晕。

“你这个喜欢调情的浑蛋。”他听见了Chara低声的咒骂。

“噗。”Frisk笑了,不依不饶地追问道,“回答呢,Chara?”

Chara的脸似乎更红了,他开始转移话题:“行了Frisk,你学的很快,我觉得我这个教练是时候退场了。”

“切。”Frisk没趣地切了一声,“好吧,你放手。”

Chara松开了手,同时警告道:“别冲得太快,毕竟你是初学者。”

但满腹激情的Frisk又怎么会听Chara的话呢?他蹲下来,对Chara做了个鬼脸,说:“那是很怂的人才会做的事。”

“Frisk。”Chara皱眉,“听我说——”

“才不要嘞。”

Frisk跳起来,狠狠地跺了一下冲浪板,掀起巨大的水花盖到Chara身上,算是对之前他的同伴朝他泼水的回敬。

突如其来的水流让Chara被呛了两下,当他抹开眼睛上的水时,Frisk已经冲出去了很远。

……真是不令人放心啊。Chara在心里叹了口气,接着更加卖力地游了起来:“等等我!”

“不等你!”

Frisk的冲浪板稳稳地移动着,他的声音从遥远的海面上被削弱许多倍然后传入Chara的耳中,细微如同蚊呐。

“……应该是我多虑了吧。”Chara自言自语道,Frisk的平衡掌握的很好,作为一个初学者而言过于优秀,也许完全不需要他的帮助。

他看着Frisk纤瘦而优美的身姿在海平面上高速移动着,难以想象这样的身躯里会蕴含足以把地下的所有怪物都带回地面上的力量。人类毫无惧色地与惊涛骇浪展开殊死搏斗,这个场景更是让Chara觉得赏心悦目。

但紧接着他的心悬了起来。

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的浪头对着Frisk砸了下来,人类显然也是吃了一惊的样子,条件反射举起双手护住头部,紧接着被海浪淹没。

Chara心下一紧,连忙加快了游泳的速度。

没过多久,湿透了的Frisk的脑袋从海浪里钻了出来,他抓着冲浪板,咳嗽几声,望着第二个打过来的海浪,脸上有些无奈。

然而海浪并没有打到他的身上。

是Chara及时赶到,张开了一层薄薄的魔法屏障。他翻了个白眼,对Frisk抱怨道:“你是傻的吗?你忘了你会用魔法了?”

“……呃。”Frisk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总之谢啦,朋友。”

“回去了。你再玩下去会感冒的。”

白发人类的身上环绕着低气压,他以之前夹着Sans的姿势,强行把还想继续玩耍的Frisk带了回去。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海浪呢?”Frisk被他夹着,挣扎了两下,见无法挣脱便也放弃了。他托着腮,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Chara瞟了他一眼:“这点常识没有?是涨潮,你要是仍旧待在海里,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我能重置……”Frisk讪讪道。

“重置也不是你不珍惜自己身体的理由!”Chara气恼地说,接着叹了口气,“……我会心疼的。”

Frisk挠了挠头:“抱歉。”

“道歉没有用!给我保证下次不会出现这种事!”

“我保证。”

Chara的怒火这才平静下来,他哼了一声,继续拖着Frisk往前走。

“嗨,你们也因为涨潮回来啦?”

远处,Undyne正在朝他们挥手。

“你不是鱼吗?”Chara一边把Frisk扔在地上,一边问,“就算涨潮应该也能呼吸吧?”

Undyne耸了耸肩:“但你们都不能游泳了啊,一个人玩太无聊了。”

“这样。”Chara理解地点点头。

“先不提那个!”Undyne突然拉住了Chara的一只胳膊,接着捞起Frisk,以皇家护卫队队长的怪力同时把两名成年男子举了起来,“女王拿来了一个相机!大家都在等你们来一起照张合照!”

合照?Frisk愣了愣,如果照片的背景是漂亮的海蓝色和金色的沙滩,这听起来很不错。

但是……

一股无名的不安自Frisk心底升起。

好像只要照了这张照片,就会发生什么很糟糕的事情。

“Frisk,你还好吗?”Chara注意到了Frisk的异常,低声问,但Frisk却没有空闲去回答他。不安开始加剧,甚至令Frisk感到头晕眼花。

“不,我不要照相!Undnye,放我下来!”

但当Frisk转头看向保持沉默的鱼人时,Undyne的面无表情吓到他了。

这不是Undyne,这是谁?那位皇家护卫队队长应该是热情并且永远带着笑容的,而他面前的人比起一名活生生的怪物,更像是一位NPC。

“Chara……”

他将求助的目光转向白发的人类,但是……Chara的脸上保持着陌生而僵硬的笑容,两人都对Frisk的话语不闻不问。

糟!

意识到情况变得不对劲之后,Frisk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他掏出绑在泳裤上的小刀,狠狠攻击禁锢住他的手臂。

他被弹开了,反作用力甚至让小刀从他的手里滑落,他现在失去了唯一的武器。

鱼人和人类的面孔在Frisk面前慢慢扭曲。

“加入我们。”

“加入我们。”

“不能把你放跑。”

“不能让你独自离开。”

“来吧。”

“来吧。”

“变得和我们一样吧?”

重复而诡异的句子回荡在Frisk耳边,他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脊椎发寒。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前一秒钟好好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咔嚓。

闪光灯亮了。Frisk一时睁不开眼睛,等到他再次能够看清的时候,照相机里吐出来了一张照片,像是算好了时机那样慢悠悠地飘落在他的面前。

恐惧一瞬间爬上了Frisk的脊椎。

——据说,用肉眼无法看见的不存在之人将会被照相机的底片保存下来。

Gaster没有来海滩。

但是他却出现在了照片上,以一个诡异的方式。

他就站在Frisk身后。

Frisk不敢回头,他的肩膀似乎被什么东西搭住了,什么凉飕飕的阴沉的东西……不干净的东西。

他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意识到如果不转过头去情况可能会更糟。

Frisk一点一点地转动脖颈,过于僵硬的动作使脊椎发出咔咔声。

咔。咔。咔。咔。咔。

像是在做生命最后的倒数。

Frisk终于看到他身后站着的东西了。

他无声地尖叫起来。

决心碎裂。

世界重新运转。

 

“……Overwrite。”

 

记录0。时间线6。

Chara才是更强的那一个。

 

金色的审判堂中。

“为、为什么……Chara,我们不是朋友吗?”

Frisk捂着被掏了一个洞的胸口,茫然地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白发人类。

他的灵魂在对方手上。

而如果那个红色的心形被Chara捏碎的话,他是连重置也做不到的。拥有重置能力的Frisk从未想过自己的死亡……更从未想过自己会死在Chara手上。

“为什么?”Chara重复道,红色的眼睛闪烁着讥讽和诡异的光芒。黑色的液体决心从他的眼角和唇缝中流出,看起来相当可怕。

“因为我恨你。”他毫不犹豫地说,“之前和你做朋友的我就像是个傻瓜一样。你的仁慈令人作呕,种族屠杀才是最好的选择。你不觉得那些怪物很令人讨厌吗?”

他的小刀猛地扎在Frisk的手臂上,看着脆弱的静脉血管由于他的攻击破裂而大笑起来。

随着血液的流失,Frisk的意识逐渐陷入模糊。一开始他会恐慌、不知所措,但现在,他只想早点结束Chara带给他的酷刑。

因为很疼啊。

伤口真的很疼。

……心也很疼。

“Chara,如果我做错了什么请你告诉我好吗,不管是什么错误我都会改的……”

Frisk的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

“拜托了,求求你不要讨厌我……”

“我爱你……”他的声音带着哭腔,“Chara。”

听到那三个字的Chara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打了个冷战。他抱住头,蹲了下来,上一个时间线的记忆呼之欲出。

曾几何时,他们是很好的朋友;曾几何时,Frisk站在冲浪板而他跟在后面,对着一望无际的碧蓝色大海和天空中的太阳呐喊着彼此的名字……

“Overwrite。”

不知身在何处的谁轻轻地念道。

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离Chara而去,他的眼神从迷茫恢复成原先的无情,不再犹豫,伸手一把将灵魂捏碎。

决心碎裂。

世界重新运转。


记录1。时间线七……

X-EVENT的原型成功地消灭了他的兄弟。

有赖决心带来的不死能力确实十分实用。

我需要更多。


Frisk盯着自己沾满了鲜血的双手。

“哈……这样你满意了吧,混蛋?仁慈的胜利……”

白发的人类倒在地上,身上的伤痕不计其数,每一道都是Frisk亲手施加上去的。

“咳、咳咳……”

Chara的气管也被划伤了,但这个硬挺的人类还在坚持说话,尽管每说一句话都要咳出一口浓重的鲜血。

他重新微笑起来,就像往常那样。Chara总是满脸带着笑容的,而他直到死亡也要坚守自己的信条。

“你的仁慈不包括我,对吧?看看你做下的好事……咳咳,你真的很想让我成为你的第一个EXP啊。”

Frisk还是没有说话。他睁大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做下的屠杀。

“听好了,伪善的小鬼……”

Chara的眼睛从白色变成红色。

“我下地狱也不会放过你的。”

恶狠狠地说完这句话,他抬头望天,眼神重新变得怀念而忧伤。

“如果那些关于海滩的梦是真的就好了。”他喃喃道,“地面上……我想回到地面上去。”

在听到“海滩”这个词汇的时候,Frisk轻轻抖了一下。

“嘿,难道你也梦见了吗?”敏感地捕捉到这个细微的动作,Chara稍感兴趣地问,“成年之后的我们在——”

“Overwrite。”神秘的声音再一度轻轻地响起。

Chara卡壳了,他脑海中关于海滩的记忆归于空白,而与此同时,Frisk没有留情地捏碎了他的灵魂。

白发人类用尽最后一点力量靠到Frisk旁边,拼命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你一句话也不肯说的吗?没关系,我有。”他在Frisk的耳边,用气声低语,“……我爱你。”

他能够感受到Frisk的身体因为这预料之外的话而颤抖起来,他忍不住微笑。

而他的身体正在慢慢消散。

决心碎裂。

世界重新运转。


记录2。时间线七。原型二。

隐藏在另一具身体里的聪明主谋。

二位会如何运用我的力量呢?

 

他们最后都听清了,那句低低的Overwrite。

因此两人也明白有人把他们当作木偶戏上的傀儡肆意操控,一遍又一遍地改写他们的结局的这个事实。

“Gaster那个混蛋……”Chara抱着怀里的Frisk,低声说。

他现在身处存档界面之中,在这里他起码不用担心Frisk会在Overwrite的影响下对他反捅一刀。

所有时间线的记忆都在他的脑海里鲜明地跳动,和平的,不安的,Frisk杀死了他的,他杀死了Frisk的……种族屠杀的。

Chara慢慢地握紧了拳。

“他有Overwrite。”在他怀里的Frisk闷闷地开了口,“我们的决心不足以抵挡那份属于神明的力量。”

“……可恶!”

白发的人类突然崩溃地大吼了一声。他的拳头砸在存档页面上,瞳孔从白色变为红色。

而Frisk最能够理解Chara的心情。现在的Gaster不仅仅想要重写结局,还想把拥有决心的他们当作实验品,进行“重写”能力的实验。

“你明白吗?Frisk,我不想再一次杀死你了。”Chara低声道,紧紧抓住胸前的衣服,“……不,一点也不想。”

Frisk轻轻叹了口气。难道这点宝贵的二人独处的时间,就要在愤世嫉俗之中度过吗?

“让我们来聊点别的吧,Chara。你还记得那条大家一起去海边的时间线吗?”他主动转移了话题。

Chara用点头回答了他。

“我想长大。”Frisk说,脸上流露出向往,“我想长出腹肌,我想去海边,我想让你教我冲浪。”

“……我只是想和大家一起回到地面上而已。”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开始带上哭腔:“为什么别的世界的Frisk和Chara能够轻易做到的事,而我们却要永远被关在这些时间线里呢?”

他抓紧了Chara的衣服。

“我只是不想再一次重置了……”

眼泪从Frisk的眼睛中滑落,鲜少有表情的人类因为巨大的绝望而哭泣。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替他擦掉了眼泪。

“因为我们不是Frisk和Chara。”白发的人类说,咬紧牙关,“我们是……‘X-Event’。”

他们很快将失去作为人类的资格。

Chara低头看着脸上留有泪痕却仍然强颜欢笑的Frisk,那副坚强的模样实在太过美丽,他头脑一热,吻了上去。

“?!”

Frisk被吓到了,他想要挣扎,奈何Chara按住他后脑勺的力气太大,只得放弃。

蜻蜓点水的吻过后,Chara凝视着他,红色的眼睛里有着Frisk读不懂的情绪。

“我……”黑发的人类张口想要说什么,但被Chara用一根食指点住了唇。

“我们已经互相表白过几十次了不是吗?在那些该死的时间线里……”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承认吧Frisk,你喜欢我。”

“……”

Frisk什么也没有说,他向上拉了一下围巾,以掩饰自己通红的脸颊。

“你平常调情不是调得很开心吗?”Chara心情很好,继续逗他,“这会儿怎么就害羞了?”

“够了闭嘴。”Frisk弹了一下他的脑壳,接着拼命往Chara的怀里缩去。

是因为害羞,亦或是因为依恋呢?

“如果X-Event实现了的话……”他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你就再也不能这样抱着我了吧?”

Chara沉默了。

是的,他将再也无法以人类的身份出现,而是作为灵魂体的状态,存在于Frisk的身体当中。或许他们还能见面,或许还能谈话,但是……无法触碰,无法拥抱,无法接吻。

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们只是想要触碰到彼此的体温,攥着最后一点温暖使自己不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写中崩溃,将瘦小的身躯弓起来作为彼此的防护罩。

但很快就连那个也做不到了。

想到这一点的Chara更紧地抱住了Frisk,力道之大几乎要将瘦小的人类揉进身体当中。


在那个瞬间,Gaster的试验成功了。

X-Event形成,而Frisk和Chara将不复存在。

世界重新运转。


我们要反抗。

我们要拯救这个世界。

我们要让那个肆意玩弄我们时间线的混蛋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们要长大。

我们要回到地面上去。

我们只是想和其他的Frisk与Chara那样享受应有的快乐啊——


“Cross,为什么要阻止我?”Frisk握着刀,问。

他的身后,站立着无数X-tale中被激怒的住民。在给他们看过那无数条时间线的记忆之后,所有人都站在Frisk这边,对着Gaster拿出了武器。

除了这位固执的骷髅。

Cross不肯认同Frisk通过杀掉X-tale住民来逼迫想要达成完美时间线的Gaster进行重写的手段。于是,这位力量惊人的骷髅站在了Frisk的对立面。

“我要让所有的人在地狱里燃烧一遍然后从头来过。”他说。

而他也实现了这个目标,现在还能站立的只有他和Frisk了,如果Frisk身体里的Chara还能算做是一个活人的话。

“不是Cross,是Sans。”Cross坚持要纠正Frisk的称呼。

“得了吧Cross。”Frisk微笑,“你也是实验品之一啊。和我们……和‘X-event’是一样的。”

“我他妈和你这无情的混球不一样!”被戳到痛点,Cross愤怒地咆哮起来,“你,你对着那些熟悉的脸怎么能下得去手?!就算Gaster是更大的混球,就算一切都可以重来,我也绝对不会允许你那样做!”

Frisk的脚步停下了。

他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在海滩上的一幕幕,他记得他把Sans踹到水里,然后Chara把不会游泳的Sans拉了上来……

那时的他们还是Sans、Frisk和Chara。

但现在站在这里的只剩下了X-Event和Cross。

Chara在他的脑海中催促道:“杀了他,Frisk,快杀了他。你在等什么?”

黑发的人类咬牙举起了手。

“嘿Sans,是情侣冰棒!你要来一根吗?”

“是、是特意买给我的吗?太感谢了!”

“瞧瞧老兄你那害羞的模样……啧啧啧。”

过去的回忆突然间如潮水般涌来。

Frisk咬住了牙。没错,Sans说的没错,对着那些熟悉的脸,对着曾经的朋友和家人,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每一个灵魂的破碎,每一点EXP的增长,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在刀片上行走呢?

“Frisk——!”Chara的喊声在他耳边响起。

他的胸前突然一疼。Frisk愣愣地看着Cross,看着自己半红半紫的灵魂被Cross握在手里。他张开口,但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你说你下不了手的。

你说我们是朋友的。

为什么……

我手下留情了,你却要这么做呢?

决心碎裂。

世界没有重新运转。


Cross抱着Frisk的尸体,茫然地注视着这片空白的世界。

“你!你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他的领子突然被不存在之人揪住了。是Chara,在作为容器的Frisk死后,真正掌握着Overwrtie力量的Chara住进了他的身体里,现在,他们才是X-Event。

“你这个混蛋杀了他!你他妈的杀了他!”

Chara低声咆哮。

“你是杀人犯。”

Cross任由已经彻底疯了的Chara抓着自己的衣服,他拿起Frisk在临死前留给自己的金色心形盒挂坠,打开看了一眼。照片上的所有人都在微笑,旁边写着“Freedom”这个单词。

自由。

啊啊……是自由啊。Cross盯着手里的盒子。Frisk和Chara一直在为他们的世界所寻求的东西,是自由。

他并不是想说他们错了,他只是无法忍受他们屠杀这个世界的做法。

“我……我喜欢他啊!”

Chara的声音突然从疯狂变成了低声的啜泣。Cross有些震惊地睁大眼睛,接着他很快想起某些时间线里两人的互动,释然地点了点头。

然后很快,愧疚和罪恶感涌上他的心头。

“抱歉……”他抱着Frisk的尸体,说,“但我果然还是讨厌你们。等我恢复了力量我就会使用重写,放心吧。”

“真的还有重写的机会吗?”Chara突然开口。

Cross皱眉:“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的代码因为你的乱来已经彻底消失了。”白发的人类嗤笑,“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骷髅愣在原地。

“你的兄弟也好,家人也好,都不见了。被你亲手杀死的。”

Chara又默默地加了一句:“……Frisk也是。他们不会回来了。”

Cross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不……不是真的……不是……”

“比起我们,你才是真正的杀人狂魔啊。”Chara的语气从讥讽变为了怜悯,“如果你不肯相信的话,要不要亲手试试呢?”

Cross伸出手臂,试图去按重写的按钮。

程序出错。

程序出错。

程序出错——

他睁大了异色的双眼:“怎么这样……”

“看吧,我就说嘛。”Chara摊了摊手,接着低笑着在Cross耳边低语,“想要重建X-tale吗?和我一起,去AU当中把应有的代码偷回来吧……”

这是恶魔的邀请。

而恶魔确信Cross一定会答应自己。


Frisk,你等着。

我会把你救回来的。


评论(14)

热度(172)